阿塔

( ¯ᒡ̱¯ )

like it!

好物分享笔记:

鸵星的公主莫:

BITE Amuse Bouche Lipstick新色
| Hot Harissa

✎hot harissa和crushed chili比起来多了橘调
(crushed chili试色见上条微博)
更亮眼一些
非常适合海边度假的一个颜色
很有活力的夏日感~

✎顺滑100分
显色度100分
奶油感100分

5.20

早晨路过体育场
看见一个老爷爷拿着带钩的长柄在钩花
一种香香的花
好像是叫玉兰花
满满的一袋
真幸福
真羡慕
我也想为你摘满满一袋玉兰花……



I'm just waiting for you

怪兽在巴黎:用音乐书写童话

猎影人:

true:






法国凯撒奖(2012;第37届))提名:最佳原创音乐、最佳动画片




《怪兽在巴黎》是一部情节很简单的动画电影,有着浓浓的法国风情。你能想象吗?动画的主角,从《料理鼠王》(又译名《美食总动员》)里大部分观众都接受不了的灰毛老鼠,到《怪物大学》里的单眼怪麦克,还有小叮当里永无兽,动画里的丑八怪角色越来越登峰造极了,《怪兽在巴黎》的怪兽就是一只——


一只被科学神迹放大的——跳蚤!


……颤抖着问你们: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emmm……他长得是这样的:



抱歉,拿错了照片可是很容易被人点退出键的。正装照是这样的:



(emmm……好像也没有好很多?)



故事情节很简单,两个混小子给一位科学家送订购的煤炭,科学家出了远门,混小子们执意进入科学家神秘的室内花园,砰砰胖胖一顿瞎闹后,不小心把科学家的神奇药水混合并打碎了药瓶,剧烈的响动后,花朵枝蔓瞬间长大,但……科学家的猴子身上的跳蚤却身形变大并意外获得了美妙的喉咙,神奇逃走了。



(到处捣蛋的配角不顾科学家养的猴子的阻拦,在实验室里乱七八糟的玩各种神奇药水)


不久后,城里的女歌唱家意外发现了这只被城里谣言描绘成杀人狂魔的神秘人物。


(天才的弗朗克在雨夜哀唱自己:“纵有满腹才华/只能裹入这黑衣之下/虽有赤忱一片/但在这外壳里面/却只剩下恐惧……”)


最终歌唱家被它的歌喉深深吸引,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弗朗克,好心地收留了它。




在歌唱家的帮助下,弗朗克天才的音乐细胞得以挖掘和强化,它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吉他,它的歌声令城市着迷。





随着警察署长为了个人名声而逐步紧逼、要抓到“杀人狂魔”的脚步,众人策划的虚假抓捕案也不幸露出了马脚,仓皇中,弗朗克变回了微小的曾经的自己……


弗朗克音乐艺术上的知己、女歌唱家为它的离去万分伤心,在舞台上十分想念,



这时,她的耳畔居然又回响起弗朗克曼妙的歌声,尽管是微小版——弗朗克在她的耳畔用力歌唱起他们一同演唱过的歌……




也许只有在法国电影里,纯然的艺术才能横跨一切阻碍和差异。


弗朗克还能够重新回到舞台、回到热爱它歌声的听众和掌声中吗?


影片给出了一个美好隽永,恍如梦境的答案。








(影片还穿插了两个配角的爱情)


为什么选择跳蚤呢?有一种解释是,在法语中,“跳蚤”一词可以作为对小姑娘、年轻女性或妻子、情人的昵称(时光网,《怪兽在巴黎》,幕后制作)。跳蚤简直是动画领域主角可以选择的“非人类”身份高贵链的底端了。但是它的杰出才华、它的怀才不遇又被人“误解”、它单纯而执着的热爱和追求,又和这个世界上各种艺术形式所刻画的主角,有什么区别呢?


本片的故事节奏并非完美,和警察长对抗的一段略长,爱情感情线也比较简单,但是洋溢着很多和主线叙事“没什么关系”却充满灵气和生活气氛的细节,比如每个人都打趣罗尔(瘦高个)的新大衣“死不是草做的”,罗尔和女歌唱家的童年趣事、放映员埃米尔前言不搭后语地“约会”……那辆到处不听使唤的新汽车、神秘的科学家……共同构成了一种自由、真诚、富于生机活力的“巴黎”味道。


特别是本片的音乐,令人久久难忘。




(影片手绘设计)


大约美好的城市,来自于美好的个体与个体的联系。


(音乐随后就发)


又看来一遍《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感觉自己更邪恶了👿

Cloozyyy:

【第三斩】花了比较长的时间构思和画这幅画《偶像崇拜的崩塌》,
在画的过程中,脑中一直想起尼采的一段话:“对待生命你不妨大胆冒险一点, 因为好歹你要失去它。如果这世界上真有奇迹,那只是努力的另一个名字。生命中最难的阶段不是没有人懂你,而是你不懂你自己。”